陈凯歌谈张国荣落泪 喊停他已哭成泪人

陈凯歌的电影《霸王别姬》有多成功我想就不用我说了吧,在张国荣去世十周年的纪念会上,陈凯歌谈张国荣落泪,回忆张国荣拍戏人戏合一,喊停他已哭成泪人。两人之间的情谊感人。

在“哥哥”张国荣辞世十年之际,陈凯歌导演再次口述与张国荣一起拍摄《霸王别姬》前后的记忆,还原出一个“人戏不分,清澈纯净”的张国荣形象。在这段特别的记忆中,有一个瞬间经常被陈凯歌提及,“电影拍完,在他走后不久,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他穿着戏装穿着长衫,微微笑道说‘从此别过了’,我一瞬间蓦然醒来,眼角竟有泪流出。”在众多关于张国荣的故事中,这是一个浪漫而又伤感的注脚。

我第一次见国荣是在香港。之前我也特意看了国荣演的一些电影,并不是所有的都喜欢,但当我跟他坐在一块的时候,就觉得他有一种标高出世的感觉,这人一点都不谄媚,他很自然,很真实,这是能从眼睛中看出来的。当时的香港那是花花世界,锦绣乾坤,一个人能在那个地方那么干净,那你还要他什么呢。为了让国荣能够安心,我又专门去了一次香港,这件事儿本来对演员是一种伤害,但国荣并没有计较,没有任何大牌架子,反而跟我说,你让我什么时候去学戏?我说现在,他说那我马上就去。然后他就到了北京来学戏,我心里也踏实了。

我没觉得他对京剧特别痴迷。假如张国荣没有碰到程蝶衣,他的天赋是无法展现的,在我看来程蝶衣其实是他借用的一个身体,当一个人跟他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同呼吸共命运的时候,他就把自己给了这个人物,就看你能不能碰到你愿意为之献身的角色。这跟爱情是一样,你有了这样的角色,你怎么能不成?所以我觉得这个角色,因为国荣没有辜负他,所以他也没有辜负国荣。他的确是张国荣的代表作。

他第一次扮上妆以后,大伙都惊了。他特有意思,他扮上以后不怎么抬眼,眼帘就那么垂着,本来京剧的化妆和箍头都使眼角稍稍往上吊着,而他又不怎么抬头,那真是千娇百媚。

拍摄时他对生活的各方面也都没要求,也没有助理。后来是我从摄制组给他找了一个助理,在生活上对他会有一定的照顾。他就是一辆很普通的车,早上几点化妆就去接他,然后在北影拍戏。他没有任何生活上额外的要求。只是偶然会说,“今天收工比较早,又是春明景和的时候,咱们去喝杯咖啡吧”。那时候交通很畅通的,我们会从北影厂开车开到贵宾楼去,到那去喝一杯咖啡。然后我说要不要吃饭,他说吃饭就算了,我还得准备明天的戏,他就回去了。

程蝶衣的自杀,也是整个剧作过程中对小说做得最大的调整,李碧华是原小说的作者,也是编剧之一,她是一个给了这个故事最初形态的人。但是当时我在接触这个题材的时候做了很长时间的思索,我是有担忧的,我的担忧主要是在审查上过不去。另外我也对程蝶衣、段小楼在原小说中的结局不满足,在原小说的旧版中是说到程蝶衣和段小楼若干年以后在香港的浴室相见,两个人可真是坦诚相待,都没有穿衣服,回首前尘,感慨不已,然后出得门去,各走各路。我对这个结局不满足。

我跟国荣可以说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该到哪了就一定到哪儿,透亮极了,一丁点含糊其辞也没有。拍片时他很少说话,演完一个镜头回来,也不问我好与不好,就坐到我身边,我不断地跟他说,这个为什么不行,应该是怎么样的,在此刻你心里的情形该是怎样的,他一句一句听着,我说完他站起来就走了,重新演一遍,演完又坐下等我说,如此反复多次,至多会说句“您看我可没上过表演学校,你觉得我应该上吗?”我照实答他“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也不知道”,他就又去演了,其实我明白他自己心里是有数的。

国荣杀青的时候,在香格里拉办了一次宴会,那时候距离全片杀青还有十天的时间,他说我先回去了,我在这耽误你们的事儿。他也没有解释为什么耽误我们的事儿,就请所有的主创人员吃了一顿饭。但是我觉得戏演完以后他的状态变了,他的样子变了。在他走后不久,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他穿着戏装穿着长衫,微微笑道说“从此别过了”,我一瞬间蓦然醒来,眼角竟有泪流出。所以他去世的时候我立即就想到了这个梦,但其实距离他离开这个世界中间隔了好长时间,梦里的他分不清是张国荣还是程蝶衣,一声告别似乎印证了生死因果。每每想到这,我就十分伤感。

最近一段陈凯歌谈论《霸王别姬》选角的视频,获得了很多网友的关注。在这段视频中,陈凯歌谈论了《霸王别姬》选角到开拍的过程。很多人都听过一个八卦新闻,说当时《霸王别姬》的第一人选并非张国荣,而是曾凭《末代皇帝》而走红国际的影星尊龙。此事是真的吗?

对此,陈凯歌回忆说,其实自己一开始筹划《霸王别姬》电影时,就想到程蝶衣这个角色,应该有张国荣来演,因为他觉得张国荣的气质非常合适这个角色。因此,陈凯歌在第一时间联系了张国荣,而张国荣也表示非常期待这次来大陆拍电影。本来一切谈的好好的,但后来却发生了一点小意外。

当时,《霸王别姬》的投资方觉得,如果让尊龙来演程蝶衣可能更合适。因为当时的尊龙因为出演《末代皇帝》而在国际上都有很大的知名度,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虽然尊龙当时在美国生活,但尊龙本身就是学京剧出身的。因此,投资方跟陈凯歌要求,让陈凯歌换掉张国荣,转而邀请尊龙。陈凯歌尽管很不情愿,也很尴尬,最后却不得不去联系尊龙,并给尊龙开出了一个天价片酬。一切,仿佛就这样了。

由于心里没底,陈凯歌亲自飞到了香港来见张国荣。面对无比抱歉的陈凯歌,张国荣却一点架子也没有,不但没有任何计较,还答应了演出要求。这让陈凯歌既尴尬又感动。没过多久,张国荣就来了北京拍戏,而且在拍戏的那段时间,张国荣低调、亲和、友善的人格魅力,让陈凯歌都不敢相信他是一个天王巨星。最后《霸王别姬》顺利拍完,这部电影不但成就了张国荣也成就了陈凯歌。

陈凯歌喊停,陈凯歌谈张国荣落泪张国荣已哭成泪人,久劝不止。“我劝不住也急,说你还真是哀哀如丧考妣啊,人戏不分,不仅有程蝶衣,但张国荣也做到头了。”

“但如今也20年过去,回首这部作品倒常想起《红楼梦》里那个《好了歌》,歌台舞榭,说不尽的繁华,到最后人去楼空,命运飘零。不过至今我始终相信,是那个人还是那个人,容貌改变了,服装改变了,装束改变了,人的心难变,而电影说到底是写人心的,真正能够长存的人这样,电影也是这样的。”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okkaido-hotels.com/,辽宁男篮赛季首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